占总股本48%的限售股迎来股份解禁,2019年1月将迎来本年度最大的限售股解禁潮

图片 1

摘要
新年伊始,解禁潮来袭。数据显示,2019年1月将迎来本年度最大的限售股解禁潮,合计有367.7亿股解禁,市值达2667.12亿元。

2019年刚刚开始,伴随着去年1月上市的新股开始解禁,A股市场再现清仓式减持公告,而市场也毫无犹豫地以跌停应对,鹏鹞环保周四股价的走势就是典型的例子。距离限售股解禁还有3天,鹏鹞环保两位股东就早早抛出清仓减持计划。

1月7日至13日,A股市场有48家上市公司36.20亿限售股迎来解禁,总市值高达306亿元,其中定增解禁为主力军。

一方面是急于兑现盈利的解禁股东,一方面则是近来较为疲软的市场,如果不顾市场承受能力的清仓式减持频繁出现,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囚徒的困境——双输。

新年伊始,解禁潮来袭。

鹏鹞环保1月3日晚公告,公司首次公开发行前已发行的2.56亿股股份,将于1月7日起解除限售,占公司总股本的53.24%;实际可上市流通的数量为2.3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8.34%。其中包括股东CIENA
ENTERPRISES
LIMITED所持9347万股,以及股东卫狮投资有限公司所持5270万股。公司2日晚间曾披露,上述两名股东拟清仓减持,合计占公司总股本的30.45%。

数据显示,2019年1月将迎来本年度最大的限售股解禁潮,合计有367.7亿股解禁,市值达2667.12亿元。

鹏鹞环保历时八年两次冲击IPO,终于在2018年1月5日正式在创业板上市交易,今年1月7日第一批限售股即将解禁,占总股本48%的限售股迎来股份解禁,上述两名股东拟减持数量占此次解禁限售股的57%。这也使得公司的股价饱受压力。此次身为二股东、三股东的两大外资股东公告将清仓式减持,3日鹏鹞环保的股价以跌停板开盘,报收10.67元/股,下跌10.03%。

1月7日至13日,A股市场解禁数量较上周明显缓解,但仍有48家上市公司36.20亿限售股迎来解禁,总市值高达306亿元。

两外资股东欲清仓式减持

定增解禁为主力军,28家上市公司解禁股份为定增机构配售股份,10家为首发限售股解禁,8家为股权激励限售股。

鹏鹞环保1月2日晚间公告,持有公司股份9347.08万股的股东CIENA ENTERPRISES
LIMITED计划在6个月内,以协议转让、大宗交易或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9347.08万股;持有公司股份5270.13万股的股东卫狮投资有限公司计划在6个月内,以协议转让、大宗交易或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5270.13万股。

从个股解禁规模来看,1月7日至13日期间,华侨城A(000069.SZ)、刚泰控股(600687.SH)、大晟文化(600892.SH)等8家上市公司解禁股数量超过1亿股,9家上市公司解禁股份数量占总股本比例超过20%。

鹏鹞环保于2018年1月5日正式在创业板上市交易,伴随着上市一周年时间的临近,公司初控股股东宜兴鹏鹞投资有限公司外的其他限售股股东均将迎来股份解禁,这也使得公司的股价饱受压力。此次身为二股东、三股东的两大外资股东公告将清仓式减持,更是成为了压倒股价的最后一根稻草。鹏鹞环保的股价周四不出预料的以跌停板开盘,早盘虽然受大盘反弹影响盘中数度打开跌停,但是沉重的市场抛压使得股价仍难逃被封死跌停的命运。鹏鹞环保周四报收10.67元,下跌10.03%,换手率为8.74%。

“1月是2019年解禁的最高峰,限售股解禁对市场最大的冲击在于可供减持的流通股规模增加,加大了股价波动和市场资金流动性压力,因为一般来说,限售股解禁后如果股东开始大力抛售,就会导致股价下跌。”1月7日,北京一家中型券商策略分析师指出。

一个小细节或许能体现解禁的股东们是何等迫不及待的想要减持该股了。由于鹏鹞环保是在2018年1月5日上市交易的,所以解禁的股份实际上要到2019年1月7日才能真正解禁交易,而协议转让、大宗交易需要提前3个交易日公告,集中竞价更是需要提前15个交易日公告,鹏鹞环保此次提前在1月2日晚间发布上述预减持公告,实际上就节省了1月3日和4日这两个交易日,这样其最早在1月8日就可以通过协议转让或大宗交易进行减持了。

减持压力骤增

挤压大股东减持空间

伴随着新一轮限售股解禁潮,A股市场减持压力骤增。

对于这样的清仓式减持,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很受伤,但最受伤的恐怕还是大股东了。作为控股股东,鹏鹞投资所持有的公司30.10%的股份要上市满三年后才能解禁,股价的下跌对于控股股东的账面财富的杀伤力堪称核弹级别,仅3日一天就使得鹏鹞投资的持股市值下跌了1.72亿元。

数据显示,解禁压力最大的华侨城A,其机构投资者前海人寿和钜盛华,分别有5.87亿、1.17亿股在1月7日上市流通,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8.59%。

此外,由于喜也纳、卫狮投资的持股比例分别达到19.47%和10.98%,两者合计达到30.45%,如果同时转让给同一个投资者的话,其持股比例将超过鹏鹞投资的30.10%,甚至会危及鹏鹞投资的控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已经有部分上市公司股东发布了大额减持计划,鹏鹞环保(300664.SZ)就是典型案例。

对此,喜也纳、卫狮投资承诺,在以协议转让、大宗交易或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时,将谨慎选择股份受让方及减持方式,确保减持行为不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动。

公开资料显示,1月7日,鹏鹞环保合计有2.56亿限售股解禁,占总股本比例高达53.24%,总市值则为26.01亿元。

一位资深投行人士表示,鹏鹞投资的控股地位还是比较稳固的,因为30.10%的持股比例超过了30%的要约收购线,这就注定任何新入股的股东持股比例要想超过它,都要过要约收购这一关,在目前的政策限制下,实现的可能性不大。但是这也限制了鹏鹞投资后续的减持空间,基本就是一股也不敢卖了,而且后续如果想进行资本运作的话,也会受到很多的限制,至少通过股权增发融资的时候要考虑一下自己的持股比例是否能保住控股地位,否则就是为他人做嫁衣了。喜也纳、卫狮投资的有关承诺估计也是和这有关,这应该是和大股东沟通过的结果。

在提示首发限售股解禁风险的前一交易日,鹏鹞环保公司的第二大股东Ciena
Enterprises
Limited(以下简称“喜也纳”)和第三大股东卫狮投资甩出了一则“清仓减持”公告,震动了整个A股市场。

囚徒困境再现

喜也纳和卫狮投资拟分别减持鹏鹞环保9347.08万股、5270.13万股,合计占总股本比例为30.45%,总市值约为14.87亿元。

虽然喜也纳、卫狮投资两大外资股东去意已决,但是实际的减持或许并没有那么容易。

1月7日,鹏鹞环保证券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拟减持的股东主要是财务投资者,进入公司很多年了,有的甚至超过十年,想收回一些前期投资回报。”

由于在上市之初喜也纳、卫狮投资承诺如在解禁期满后两年内拟减持股票的,将遵守证监会、交易所关于股东减持的相关规定,同时减持价格不低于每股净资产的150%。

据该人士介绍,上述两大股东的股票可能不会在六个月一次性全部减持,只是按照公告格式必须写明时间范围,“如果公司股价波动太大,触发了相关条件,我们会采取维稳措施”。

2018年三季报时鹏鹞环保的每股净资产为6.28元,按其2018年前三季度的业绩估算,到2018年年报时其每股净资产将达到6.38元以上。这也意味着在公司2018年年报公布之后,两大外资股东的减持价格将不得低于9.57元,这距离3日的收盘10.67元也就是一个跌停板的距离。两大外资股东想要清仓减持或许并不容易。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八菱科技(002592.SZ)和达华智能(002512.SZ)部分股东也在限售股解禁前发布了减持预告。

不过,由于上述限价承诺仅限于喜也纳、卫狮投资和华泰紫金基金这三家持股超过5%的股东,其余解禁的持股不足5%的股东则没有这样的承诺,这使得减持成为了一场比谁“跑得快”的游戏。

其中八菱科技股东黄生田由于面临股份质押违约处置风险,1月3日公告,拟在未来六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85.80万股(占总股本的0.30%)。而黄生田持有的100.58万限售股已在1月7日上市流通。

虽然其余8155.98万股解禁股没有减持底价的限制,但是由于其当年是以5.25元的价格入股鹏鹞环保的,再加上数年的资金成本,其实际成本也并不低,如果以低于9.57元的价格抢先减持的话,收益将不足一倍,这或许也是他们要考虑的问题。

达华智能股东方江涛和韩洋则在2018年11月24日披露了减持计划,拟在未来六个月分别减持不超过2417.06万股和26.08万股。其中方江涛已经于2018年12月27日前减持了1793万股。

一位私募基金人士表示,鹏鹞环保的IPO发行价是8.88元/股,现在的股价如果再来一个跌停的话,溢价将不足10%。虽然公司上市之后也未能摆脱业绩下滑的通病,但毕竟目前的动态市盈率也就25倍左右,再加上后面募投项目的达产以及外延式并购的推进,后续还是有看点的,关键是投资者要有耐心等公司业绩的回暖,这在很大程度上要依赖经济大环境。但是像两大外资股东这样的清仓式减持,只会使得大家都濒临“囚徒困境”。

不过,上述两家公司证券部人士均向记者表示,股东披露的拟减持股份为之前已经解禁的流通股份,而对于1月解禁的限售股,还暂未收到股东的减持计划。

鹏鹞环保是环保水处理行业的全产业链综合服务提供商。其前身是亚洲环保的下属核心公司,亚洲环保在2003年登陆新加坡交易所于2011年退市。退市后亚洲环保重组变更为鹏鹞环保开始了A股IPO之路,2013年5月鹏鹞环保冲击上交所主板未果,随即于同年10月转战深交所创业板。

“解禁压力很大。”1月7日,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指出。

在他看来,未来一段时间,实体经济、上市公司公司业绩下行压力大,相对而言,当前估值不便宜。另外2018年以来连续下行的行情,约有25%的资金被套,考虑到估值上升空间不大、行情不明朗,非常多的资金到了止损线就直接平仓,涌现了一些清仓式行为,对本就脆弱的资金和股市信心造成较大冲击。

半数公司定增浮亏

在巨额限售股解禁的恐慌之下,也有部分上市公司股东争当“楷模”,选择不减持。

如刚泰控股股东——刚泰集团,在公告中承诺:“基于维护广大中小股东利益及对刚泰控股未来持续稳定发展的信心、对刚泰控股价值的长期看好,承诺在该部分限售股份上市流通后12个月内不减持。”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1月8日晚收盘,刚泰集团持有的1.01亿股已面临浮亏局面。2015年,刚泰控股向刚泰集团在内的9名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份4.10亿股,募资32.65亿元,发行价格为7.96元。然而三年过去了,刚泰控股股价已经跌至4.28元/股。

数据显示,刚泰控股定增引入的股东浮亏比例达到45.51%。

刚泰集团并非个例,由于A股持续低迷,近一半的上市公司股东存在浮亏。

根据数据显示,28家存在定增限售股解禁的上市公司中,有23家解禁收益为负,11家上市公司股东浮亏在30%以上。

其中浮亏比例最高的莫过于飞利信(300287.SZ),其将在1月11日解禁1994.19万股,解禁市值为4.08亿元。这部分股份来自于2015年12月,飞利信向才泓冰等37名精图信息股东、杰东控制全体股东和欧飞凌通讯全体股东发行股份购买资产。

彼时,飞利信股票发行价格为14.63元/股。

上述股东的限售股分为三批解禁,1月7日为最后一批限售股解禁,1月8日收盘,飞利信股价已降至4.29元/股。数据显示,飞利信此次限售股解禁收益率为-70.15%。

付立春指出:“对于浮亏的情况,首先要看机构投资者/财务投资者自身资金压力大不大、资金链条是否紧张,如果投资者着急兑现收益,出于时间成本和不确定性考虑,即使浮亏,部分投资者也会选择及时止损。”

但同时,由于四季度以来,资金链逐步放松,去杠杆转向,机构投资者的减持压力或被部分对冲。“宽松信号的传导行业、传导时间是核心变量,如果资金链持续紧张,不排除大量投资者会及时止损,选择斩仓。”付立春说道。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