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五 年Sverige就售出了 2 万多台无人机,英美分布感觉无人机技巧的扩散将给群众和江山安全带来潜在威迫

摄像无人机 =
监控摄像头?这是瑞典最新法规给带摄像头的无人机所下的定义。
自无人机出现以来,有关于 偷拍、窥视
等词就一直跟在它的后面,无论在搜索引擎还是视频网站搜索都能有大量相关信息。由于无人机可以进行远程操控,飞离机主对他人进行拍摄。对于瑞典来说,这严重违反了他们的监视法。
图片来源:Drones Globe
因此在近日,瑞典法院裁定,将带摄像头的无人机列入禁用名单,除非是为了调查犯罪案件或事故,否则像是婚礼、新闻等需要使用无人机的活动都要申请许可证。
虽然这一法规可以有效保护个人隐私不被泄露,但却严重打击了瑞典正在蓬勃发展的无人机市场。据统计,仅
2015 年瑞典就售出了 2 万多台无人机,其中有 1000 多台都用于商业目的。
题图来源:PetaPixel
瑞典本土工商业组织就带头反对,他们不仅认为该法案过于严格,而且执行起来也相当困难。哪怕摄像无人机被禁止,其他类型的无人机却没有,所以执法机构将很难判断无人机是否在飞行时进行偷拍,也很难采集偷拍的证据。
也许瑞典在反对声音下可以考虑更改这一法案,毕竟 2014
年的时候他们还裁决摄像无人机合法可用。
瑞典可以学习一下友邻英国的无人机法案:
小型无人机操作员必须保持时时刻刻能看见无人机,对无人机能够完全掌控,在飞行时为其他飞行器、人群、车辆以及建筑保持一定的空间以免发生碰撞事故。
配备相机的无人机不得在距离人群、车辆、建筑等 50
米内飞行,在拥挤的地段,无人机不得在距离拥挤物体 150
米以内的空间里飞行。

图片 1

英美普遍认为无人机技术的扩散将给公众和国家安全带来潜在威胁。例如,2014年10月,英国伯明翰大学政策委员会发布的题为《无人机的安全影响:对英国的机遇和挑战》的报告,美国交通部联邦飞行局近日出台的《小型无人系统操作和认证》法案,这些报告与法案均指出,军事、娱乐以及商业使用的小型无人机具有在其他航空器、固定建筑附近活动的能力和潜力,这带来了重大的外部、内部以及隐私的安全隐患。到2035年之前,规范无人机的使用以面对其带来的机遇和安全隐患这一诉求会更为普遍。为了应对敌意安全威胁和非敌意安全威胁,英美等普遍认为加强无人机使用的管控是当前最基础也是最可行的工作,将无人机的使用整合入民用空域管理框架,并且纳入国内和国际的相关法规体系,围绕安全问题还须进行大量的工作。

一、民用无人机安全威胁评估

非敌意威胁

当前英国的相关条例是由民用航空局制定的,其禁止小型无人机在建筑物或者管控空域的30-150米间活动。这主要是为了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感知飞行活动和避免相撞事故的问题。然而,已经越来越无法确保有关小型无人机的感知和避免相撞。目前,英国空中交通管制系统使用三类主要相应技术:雷达、飞机上的防撞警告系统,以及对飞行员的语音指示。这些对于小型无人机的扩张来说都不够用。

美国的经验表明小型无人机相撞的风险越来越多。实际上,小型无人机的失控以及坠毁迄今为止比起有人飞机已经越来越普遍。为了把小型无人机这类系统整合入民用空域,必须采取超出“感知和避开”技术的措施。例如所有的小型无人机都需要性能证明,飞行员也需要执照。如果没有相应的规则管束小型无人机,操作者职业素养和训练不过硬会导致坠毁和相撞。

敌意威胁

除了非敌意和意外错误使用无人机而导致功能失序引发的风险,出于犯罪和恐怖目的使用无人机带来的风险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小型无人机对于犯罪分子和恐怖分子来说已成为新式的潜在犯罪工具。小型无人机具有针对相关设施或者地区的态势感知能力,能够为犯罪分子提供信息。例如,在边界探测反走私活动的巡逻队,警察和安全警卫的机动情况,以及追捕者的进展情况。对于窃贼、火车抢匪以及偷猎者来说也都是理想的侦察工具。更大型的无人机系统可能会用作走私者的运输工具。小型无人机装备初级的爆炸物或者手枪后,可以用来阻挡追捕者或者作为攻击、谋杀、暗杀的工具。同时,小型无人机装备初级的简易爆炸装置后将成为有效的恐怖袭击装置。快速、便宜,便于获得的微型、小型无人机有能力飞越障碍物寻找目标,特别难以防范。

一般而言,在过去的安保行动中,对于建筑物防护采取的措施例如有,集中于建筑物周边防护以及入口控制。然而,小型无人机可以轻易越过这些障碍。一些脆弱的民事目标如购物中心、体育场可以进行加固来抵御外界攻击,但是恐怖分子利用无人机可以从其内部发动攻击。特别是在体育盛会或者大集会活动中,如果恐怖组织寻求使用生化武器的话,相关人群面临这种袭击是很脆弱的。虽然这种情况并非成为英国人面对的真正威胁,但2012年奥运会时英国官方曾认真应对这一风险。有专家提出:“无人机特别适合散布化学或者是生物战剂;其飞行的稳定性能够让生化战剂甚至以直线布设出污染线。”不仅仅是人群和建筑面对无人机恐怖袭击存在巨大的脆弱性,重点人物的护送和车辆运输也同样面临着相应的危险。

此外,无人机的体积、成本和容易使用等特点也便于使用其进行蜂群袭击。再有,除军方之外,商用或者娱乐用的小型无人机的通信极易被第三方黑客攻击,丧失控制权,导致被偷或者坠毁,从而无法使用或者被逆向工程制作。在与网络战结合时,无人机将来肯定会用于敌对方的情报收集行动。《无人机的安全影响:对英国的机遇和挑战》的报告指出,为了防范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使用无人机对英国军事目标或者重要民用目标的攻击,需要制定应对措施。

二、美国应对民用无人机威胁的具体措施

相比英国的政策研究,美国在实际动作上比英国的步伐走得更快。美国交通部联邦飞行局近日出台了《小型无人系统操作和认证》法案,准备修订相关条例来采取具体的规则来管理国家空域系统内小型无人机的飞行。相关条例的修订将解决无人机飞行、操作员认证、无人机注册以及显示认证标记等事项,还将限制危害国家空域系统的无人机的型号。

相关条例定义小型无人机的重量为小于55磅。为了减少风险,条例将限制小型无人机只能在白天飞行,只能在指定空域飞行,以及必须在可视范围内飞行。条例还针对小型无人机的注册和标记,国家空域系统飞行要求、操作员资格、视线观察员要求,以及飞行限制做出了诸多规定,以此确保国家空域系统的安全,以及确保不产生国家安全风险。

飞行限制

1、无人机重量必须小于55磅;

2、必须在可视范围内飞行;无人机飞行必须控制在操作手或者视线观察员的可视范围内;

3、任何时刻,小型无人机必须保持与操作手的近距离,以便操作手在没有任何光学设备的支持下能够看到飞机;

4、小型无人机不允许在任何非直接飞行任务人员的头顶上飞行;

6、必须随时给包括有人驾驶和无人驾驶的其他飞行器让路;

7、可能会用到视线观察员;

8、不能只用遥控观察摄像机来满足“发现和规避”的需求;

9、最大航速为100MPH;

10、最大飞行高度为距离地面500英尺;

11、最小的天气能见度为与地面站相隔3英里;

12、A级空域不允许任何飞行活动;

13、B-E级等高度空域可以在联邦航空局许可条件下实施飞行活动;

14、G级高度空域飞行可以无需联邦航空局许可;

15、单个操作手一次性操纵多个无人机或者担任视线观察员是不允许的;

16、在移动车辆或者飞机上进行无人机飞行操作是不允许的,在水上船只上的操作可以允许;

17、不允许粗心和鲁莽的飞行操作;

18、在操作手操作之前要进行飞行检查;

19、如果操作者的生理或者精神状态有碍安全操作则不能允许飞行;

20、列出可以在G空域非相关人员头顶飞行的微型无人机类型清单,要求操作者自行确认其熟悉相关航空学知识。

操作员认证

小型无人机操作员在操作无人机之前要求得通过航空知识测试,并获得联邦航空局评介的无人机操作者证书。为了维持操作员的证书有效性,要求操作员在初次测试通过后每24个月通过新的知识测试。虽然具体的视线距离标准还未建立,但规则将要求操作员保持小型无人机与地面控制站的足够距离,让其飞行保持在肉眼视线范围内。

飞行范围

要求小型无人机能够在飞行范围内发现和规避所有国家航空系统的其他飞行器。

飞机认证

小型无人机当前的认证需求将按照所有其他飞行器的认证需求一样进行。一旦一架小型无人机注册后,条例将要求其按照所有飞行器的相似做法将注册标记展示出来。

三、民用无人机对我国安全的影响

迅速普及的无人机热潮正给各国安保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继韩国青瓦台、法国爱丽舍宫、美国白宫之后,日本首相官邸4月22日也遭不明无人机的擅自闯入。尤其让日本紧张的是,这次坠毁在首相官邸的小型无人机不仅安置有摄像头,而且被查出有“微量辐射”。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4月23日宣称将尽快通过法律禁止无人机在重要设施上空飞行。

据统计,近年来国内生产无人机的企业已猛增到数百家,但从零件采购到飞控软件再到整机可靠性测试,缺乏统一标准。尽管民用无人机在中国还未造成重大的安全事件,但各国已发生的严重事件也为中国安全部门敲响了警钟。基于无人机技术的简易性和易获得性,未来消费级无人机的使用范围将越来越广,但其安全性、危害性等问题将日益严峻。中国同样需要警惕这类的小型无人机闯禁区的情况,应该对无人机加强管理,有所规范。就目前而言,我国还没有针对无人机的相关立法,只有一些规范措施,包括公安部门对无人机企业进行检查,禁止无人机在城区和大型广场飞行等。而这些规范措施是远远不够的。

四、启示与建议

基于英美等国对民用无人机威胁的应对措施,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我们认为应在以下几个方面加强管理:

一是对全国涉及民用无人机的生产厂家进行全面细致的普查,切实掌握其生产能力、生产数量等情况,对民用无人机的销售渠道进行深入地摸底,尽最大可能掌握国内所有民用无人机的销售渠道以及购买者相关信息,建立民用无人机产生与销售数据库,为民用无人机威胁评估与事后处理奠定数据基础。

二是应进一步全面评估民用无人机技术扩散带来的各种安全威胁。

三是应制定相关法律,在法律框架下进一步完善各种管理法规,对民用无人机的生产、销售、购买实施严格管控,为应对重大安全威胁打好基础。

四是充分利用技术手段,建立重要安全目标区域低空警戒探测网络,可对威胁目标进行实时分析、预警。在消除威胁方面,可发展中国已推出的“低空卫士”激光系统之类的武器系统,构建多方位、多手段的即时打击体系。在具体的安保行动中,应反复推演各种可能的民用无人机袭击,制定各类防护预案,并进行相应的演练。

反恐和海外安全国际研究中心简报2015年第2期

[责任编辑:蒋佩华]

欢迎订阅知远防务快讯
我们在第一时间报导全球最新防务动态,关注世界热点事件,追踪防务发展方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