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升最低工资肯定会加重厂家的负担

广东省1月份宣布调高最低工资,幅度可能达18%,将在3月1日起执行。有香港商会人士指出,调升最低工资肯定会加重厂家的负担,但由于去年该省最低工资平均增幅已逾两成,厂家都早有心理准备今年增幅约两成左右,目前最大问题反而是“民工荒”,越来越多民工宁愿少赚几百元,亦不想离乡背井到沿海地区打工,令“民工荒”日见严重,影响到厂家的生产进度。

对此,官方称,提高工资待遇是必然趋势,企业必须尽快转型。不过,有港商表示,调升最低工资将会加重厂家的负担,春节后可能出现改革开放后最大的港企退出潮,预料三五年内倒闭工厂或达两三成。

港商希望政策有缓冲期

1月16日下午,东莞市政协第11届委员会第5次会议特邀港澳人士分组讨论会议中,港大同机械企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邓焘表达港企忧虑时称,听说今年广东最低工资标准将再上调18%。随后,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对这一消息予以证实。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大部分受访港商表示可以理性接受。蓝瑜国际有限公司总经理庄瑾瑜表示,赞同提高最低工资,也让劳方分享经济成果,至于消化成本主要是企业要加强内部管理。从事五金行业的朱伟康认为,对公司影响不大,因为人力成本所占比例很低。

龙昌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主席梁麟表示,其公司并不介意,因为大部分企业工资都超过最低工资标准。提薪对大家都好,既可以拉动内需增加消费,带动企业生产,又可以吸引更多优秀的工人。

香港电器制造业协会副理事长廖焕辉博士表示,对提薪没有意见,因为现在企业已经不是靠这个留住工人。对工人好点,比如往返巴士接送、改善饭堂和住宿等,增加工人的归属感。“这样可以提高工人的生产效率,收益超过投入成本。”

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证实,广东省政府确实在征求各地意见,省府希望将最低工资上调幅度初定为18%。东莞也考虑到企业压力很大,希望将涨幅控制在15.6%,但最终方案有待省府审核确定。刘志庚表示,“不提是不可能的,一方面又说招不到人,一方面又不提高工资,这本身就是矛盾的。如果不提怎么留得住现有工人,又怎么吸引新的工人?”

廖焕辉表示,增加15.6%还是18%对企业成本还是有区别,因工资基数提高后,以工资基数按比例缴纳的养老金、社保、公积金、加班费等也会相应增加。但企业目前面对的原料、人民币升值压力更大。

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林江教授表示,若最低工资标准再度上调18%,对改善国民二次收入分配和建设“幸福广东”有帮助。如不调高,政府所面临的来自低收入者压力也很大。但连续上调,对部分企业来说是难以承受的。

梁麟建议,政府出台政策应趁早,最好在年底或一月初推出,因为公司订单周期为一年,一般在年初就已经和客户定好价格。提前透露消息,才有时间和客户沟通,让客户接受人力成本增加的事实。如果是年中突然增加,该成本就无法转移给客户,就只能从企业利润中消化掉。

不过,对港商梁先生来说,该消息不太好,因为他是用工大户,“都不敢招工了,因为不光新增人员要加薪,老员工也要加薪,否则留不住老工人。”香港华人汇利集团董事长林立方也表示,问题不在于提高最低工资,没人会按照最低标准来给工人支付工资了;问题在于,不应连续两年上调,深圳市2010年增幅22.2%,如果今年还是这样的幅度就比较难接受。

加薪增加港企经营成本

廖焕辉也表示担忧,突然提高最低工资会让企业现有订单陷入亏损,甚至可能造成有的工厂倒闭。也可能对东莞造成影响,导致订单转移到柬埔寨、印度或马来西亚等地。有好多港商就有单不敢接,受不了就自然淘汰,预计三至五年内将有20%的工厂倒闭。

林立方也认为,如成本继续增加,预计在年后,珠三角港企将遭遇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退出潮,近三成企业面临倒闭。去年港企面临人民币升值和出口收缩,部分企业利润比2009年少了七成至八成,出现负利润的中小企业较多,“主要是一些出口和附加值不高的工厂会倒闭,这些厂的毛利润基本不超过10%。”

新一代民工不愿离乡背井

香港工业总会理事郭振华表示,今年以来,北京、重庆率先于1月1日调高最低工资标准,江苏省亦宣布从2月1日起调涨最低基本工资,涨幅将高达18%;而作为港资工厂重镇的东莞,上调的幅度亦可能达15.6%。由于多个城市先后调高最低工资,所以港商已有心理准备广东亦会调高最低工资,故对有关消息不感到意外。不过,他坦言,新一代民工,宁愿少赚几百元,亦不愿离乡到沿海地区打工。

港商经营成本可转嫁客户

郭振华坦言,若广东将今年最低工资调高18%,肯定会加重厂家的负担,但强调金融海啸以来,已有不少工厂结业,现在仍然经营者均属财力及技术较强者,相信很少工厂因此而结业。面对工资上升的压力,他说,不少厂家已透过提高自动化比例和搬厂等方法来应对,且大部分都可以将加幅转嫁给客户,因为目前成本实在涨得太厉害,买家都明白厂家的处境,均愿意分担一些加幅。“金融海啸前,一单生意有十几家厂去争,但现在供货商来来去去都是那几家,大家都会按成本调整来加价,很少买家拒绝,否则找不到供货商。”

玩具厂商梁麟表示,调高最低工资没有大问题,因为可以将加幅转嫁给客户,但需要政府早点出台政策,好让厂家有调整的时间,不要3月份才公布,5月份就开始实施了。

另有港商坦言,就算最低工资增加18%,相信很多厂家可勉强应付,反而是工人不足成为致命伤,所以厂家都千方百计留人,除了按法例加人工外,亦会改善食宿,如设立夫妻房等,若工人在指定日期返回工厂或介绍同乡来打工,更可获额外几百元至逾千元奖金,甚至增加有薪假期等。亦有厂家与技工学校签协议,将聘请全校所有未毕业的学生,以保证未来厂方有足够人手。
2

港企宜创新拓内销

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对港商表示,转型升级是必然的,否则顶得住这几年,也顶不住未来。刘志庚坦言,知道企业压力越来越大,未来至少三年都比较艰苦,3年后经过转型上了一个档次的企业可能日子会好过点。伟易达电子董事长黄子欣表示,港企要转型,但希望政府在职业培训方面加强力度,满足企业对技术人才的需要。

龙昌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主席梁麟也以龙昌玩具为例说明转型升级差异。由于各种成本压力大增,报价给客户时也会多算几个百分点,对方也接受。但对新旧产品利润的影响差别很明显,技术含量较高的新产品利润还是较好,而旧产品的利润率就降得比较多。

在内地有9年内销经验的香港华人汇利集团董事长林立方表示,内销是一个很好的出路,但的确有很多港商并不会做内销。港企内销关键是拓展网络,港企应团结起来尝试开发可共享的内销网络平台,这样可最大程度减低成本,同时也能很快上手。香港民建联中常委彭长纬表示,港企制造业必须转型,应有自己的创意品牌,并且将其提升得比内地同类品牌更高,做到能够竞争得过别人。

内销难抵工资上涨

在东莞经营十多年港企腾晖电子玩具厂董事长简锦树表示,目前外资企业的经营现状可以用三个“高”来总结,就是工人工资高、原材料价格高和产品价格难提高,从这三“高”就可以看出东莞外资企业所面临的困境。此次最低工资标准上调给外资企业经营带来的压力很大。

东莞台商投资企业协会常务副会长翟所领表示,这次上调后,企业劳动成本支出整体要上升20%,可周边城市工资都上调了,东莞如果不跟着调高,企业更难招人。虽然东莞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外资企业大多感到经营压力,但在近年大陆工资成本不断上涨的大环境里,多数外企已可以沉稳应对。

永利电子游戏网址,翟所领表示,企业应对劳动成本增加最好的办法就是转型升级,通过升级生产线、提高管理水平、拓展销路等方法,把企业的利润提高。翟所领指出,虽然金融危机后东莞台资企业加快了开拓内销市场的步伐,但是目前东莞台资企业内销份额还不足以抵消工人工资上涨带来的经营压力。东莞市政府为帮助台企开拓内销市场,已经给予了许多优惠政策,东莞台协也成立了“大麦客”公司,专门用于帮助台资企业拓展内销通路。

部分厂商已迁出内地

香港工业总会副主席刘展灏表示,预计今年公布加薪幅度不低于18%,更重要的是,未来5年的平均加幅,每年将不少于15%。“这是一个警号,工资上涨,成本大增。除非工厂提高单价,或改变企业生产方向,否则很难生存。”

但经济复苏未稳定,要将成本转嫁到消费者也不容易,“加价1%、2%还可,10%至20%未必得。”刘展灏续称,人工成本增加,对于纯出口、劳动密集的工厂,会面对经营困难。他们要改变生产方向,如设立自家品牌、内销市场等。

香港鞋业总会会长梁日昌表示,内地年轻一辈已不喜欢到工厂打工,加上人民币升值,港商要改变思路经营。近期内地人工成本不断上调,港商经营也大为头痛。

早年有港商搬迁到中国内陆,人工较低,但他指此招已不行,因为各省市相继推出最低工资,现在有部分厂商已迁出内地,到东南亚国家设厂,例如印度尼西亚、柬埔寨等。

另有厂商转营,由劳动密集式的大量生产,改为设计、做样板,外包其他工厂生产,赚取贸易收入。而内销市场强劲,有厂商也调低出口比例,增加内销。

涨薪潮冲击中国“制造中心”地位?

劳动力成本上涨在中国并不是新现象。国际劳工组织(ILO)的研究表明,至少十年来,中国工资的上涨速度就一直高于亚洲其他地区。根据ILO的数据,2000年到2009年,中国工人实际工资的年均涨幅为12.6%,而印尼为1.5%,泰国为零。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工人目前一个月的工资大约是400美元,是印尼工人的3倍,越南工人的5倍,但仍远低于马来西亚的水平。

然而,上述简单计算没有考虑到相对生产率的变化。摩根士丹利亚洲主席史蒂芬·罗奇表示,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从1990年以来,中国制造业生产率的年增幅在10%至15%之间。这与过去十年实际工资的年增幅大致相当,说明单位劳动成本即使有所上升,可能升幅也非常小。

国际管理咨询公司埃森哲发表的一份报告中得出的结论是:对于在中国拥有大型生产基地的企业来说,最低工资提高30%,仅会使利润率下降1%至5%。

值得注意的是,有关生产转移的讨论,大多与鞋业和纺织等利润率较低的劳动密集型行业有关,而这些行业多年来原本就已经在不断向越南、孟加拉、柬甫寨等国家迁移。

至于硅芯片和平板显示屏等更为复杂的制造行业,则很少传出转移之说。在这类行业,劳动力仅占总成本的2%至3%。

美国芯片生产商英特尔近期在越南投产了一家10亿美元的工厂;台湾设备生产商鸿海集团和仁宝也在越南开办了组装厂。

然而,制造业专家认为,目前不会有多少高科技公司计划撤离中国,相当重要的原因在于,许多高科技公司都依赖于为了靠近客户而和他们一样坐落在中国南方庞大科技产业区的供货商。

里昂证券驻香港的科技研究主管巴夫托什·瓦杰帕伊表示:“这些高科技公司不可能把大量生产转移到东盟国家;这些国家不具备所需的技术和基础设施。这种事不可能发生。”

调升最低工资肯定会加重厂家的负担。1

广东省1月份宣布调高最低工资,幅度可能达18%,将在3月1日起执行。有香港商会人士指出,调升最低工资肯定会加重厂家的负担,但由于去年该省最低工资平均增幅已逾两成,厂家都早有心理准备今年增幅约两成左右,目前最大问题反而是“民工荒”,越来越多民工宁愿少赚几百元,亦不想离乡背井到沿海地区打工,令“民工荒”日见严重,影响到厂家的生产进度。

对此,官方称,提高工资待遇是必然趋势,企业必须尽快转型。不过,有港商表示,调升最低工资将会加重厂家的负担,春节后可能出现改革开放后最大的港企退出潮,预料三五年内倒闭工厂或达两三成。

港商希望政策有缓冲期

1月16日下午,东莞市政协第11届委员会第5次会议特邀港澳人士分组讨论会议中,港大同机械企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邓焘表达港企忧虑时称,听说今年广东最低工资标准将再上调18%。随后,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对这一消息予以证实。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大部分受访港商表示可以理性接受。蓝瑜国际有限公司总经理庄瑾瑜表示,赞同提高最低工资,也让劳方分享经济成果,至于消化成本主要是企业要加强内部管理。从事五金行业的朱伟康认为,对公司影响不大,因为人力成本所占比例很低。

龙昌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主席梁麟表示,其公司并不介意,因为大部分企业工资都超过最低工资标准。提薪对大家都好,既可以拉动内需增加消费,带动企业生产,又可以吸引更多优秀的工人。

香港电器制造业协会副理事长廖焕辉博士表示,对提薪没有意见,因为现在企业已经不是靠这个留住工人。对工人好点,比如往返巴士接送、改善饭堂和住宿等,增加工人的归属感。“这样可以提高工人的生产效率,收益超过投入成本。”

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证实,广东省政府确实在征求各地意见,省府希望将最低工资上调幅度初定为18%。东莞也考虑到企业压力很大,希望将涨幅控制在15.6%,但最终方案有待省府审核确定。刘志庚表示,“不提是不可能的,一方面又说招不到人,一方面又不提高工资,这本身就是矛盾的。如果不提怎么留得住现有工人,又怎么吸引新的工人?”

廖焕辉表示,增加15.6%还是18%对企业成本还是有区别,因工资基数提高后,以工资基数按比例缴纳的养老金、社保、公积金、加班费等也会相应增加。但企业目前面对的原料、人民币升值压力更大。

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林江教授表示,若最低工资标准再度上调18%,对改善国民二次收入分配和建设“幸福广东”有帮助。如不调高,政府所面临的来自低收入者压力也很大。但连续上调,对部分企业来说是难以承受的。

梁麟建议,政府出台政策应趁早,最好在年底或一月初推出,因为公司订单周期为一年,一般在年初就已经和客户定好价格。提前透露消息,才有时间和客户沟通,让客户接受人力成本增加的事实。如果是年中突然增加,该成本就无法转移给客户,就只能从企业利润中消化掉。

不过,对港商梁先生来说,该消息不太好,因为他是用工大户,“都不敢招工了,因为不光新增人员要加薪,老员工也要加薪,否则留不住老工人。”香港华人汇利集团董事长林立方也表示,问题不在于提高最低工资,没人会按照最低标准来给工人支付工资了;问题在于,不应连续两年上调,深圳市2010年增幅22.2%,如果今年还是这样的幅度就比较难接受。

加薪增加港企经营成本

廖焕辉也表示担忧,突然提高最低工资会让企业现有订单陷入亏损,甚至可能造成有的工厂倒闭。也可能对东莞造成影响,导致订单转移到柬埔寨、印度或马来西亚等地。有好多港商就有单不敢接,受不了就自然淘汰,预计三至五年内将有20%的工厂倒闭。

林立方也认为,如成本继续增加,预计在年后,珠三角港企将遭遇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退出潮,近三成企业面临倒闭。去年港企面临人民币升值和出口收缩,部分企业利润比2009年少了七成至八成,出现负利润的中小企业较多,“主要是一些出口和附加值不高的工厂会倒闭,这些厂的毛利润基本不超过10%。”

新一代民工不愿离乡背井

香港工业总会理事郭振华表示,今年以来,北京、重庆率先于1月1日调高最低工资标准,江苏省亦宣布从2月1日起调涨最低基本工资,涨幅将高达18%;而作为港资工厂重镇的东莞,上调的幅度亦可能达15.6%。由于多个城市先后调高最低工资,所以港商已有心理准备广东亦会调高最低工资,故对有关消息不感到意外。不过,他坦言,新一代民工,宁愿少赚几百元,亦不愿离乡到沿海地区打工。

港商经营成本可转嫁客户

郭振华坦言,若广东将今年最低工资调高18%,肯定会加重厂家的负担,但强调金融海啸以来,已有不少工厂结业,现在仍然经营者均属财力及技术较强者,相信很少工厂因此而结业。面对工资上升的压力,他说,不少厂家已透过提高自动化比例和搬厂等方法来应对,且大部分都可以将加幅转嫁给客户,因为目前成本实在涨得太厉害,买家都明白厂家的处境,均愿意分担一些加幅。“金融海啸前,一单生意有十几家厂去争,但现在供货商来来去去都是那几家,大家都会按成本调整来加价,很少买家拒绝,否则找不到供货商。”

玩具厂商梁麟表示,调高最低工资没有大问题,因为可以将加幅转嫁给客户,但需要政府早点出台政策,好让厂家有调整的时间,不要3月份才公布,5月份就开始实施了。

另有港商坦言,就算最低工资增加18%,相信很多厂家可勉强应付,反而是工人不足成为致命伤,所以厂家都千方百计留人,除了按法例加人工外,亦会改善食宿,如设立夫妻房等,若工人在指定日期返回工厂或介绍同乡来打工,更可获额外几百元至逾千元奖金,甚至增加有薪假期等。亦有厂家与技工学校签协议,将聘请全校所有未毕业的学生,以保证未来厂方有足够人手。
2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